我并不太困,落雨带来了冷意,起身裹了一件睡毯,在阳台上停了下来,亮灯的窗三三两两,瞥见水池旁的打火机就随手拿了起来,假装点上一支烟。这雨下得像鲸群的呼吸,不知从什么时候下起,也不知什么时候停下。一阵飞驰而过的轰鸣也淹没在这哗哗雨声。不知过了多久,雨下小了,巷子里有猫在叫。有人说下雨天适合睡觉,明天把自己交给睡神吧,也许能做下一个美好的白日梦。

标签: none

添加新评论